首頁 › 部落文化 › 布農族

布農族

「布農」在布農族族語裡有「人」之意,也指「未離巢的蜂」、「雞蛋已孵化,未出殼之雛雞」以及「眼球」(佐山融吉,番族調查報告書,1919)。布農族廣泛分布在中央山脈中心地帶(即南投縣埔里鎮以南到高雄市),東面則以花東縱谷為界,也就是南投縣仁愛、信義;高雄市桃源鄉、三民鄉;台東縣海端鄉、延平鄉與花蓮縣之萬榮、卓溪等鄉鎮,為典型高山住民,其傳統部落居住之海拔大都在1,000~1,500公尺之高山上,是台灣原住民族群居住海拔最高的一族。萬榮鄉布農族人口數約有1,275人(104年3月底)約佔全鄉總人口數19.6%,92%集中在馬遠村(1,178人),是萬榮鄉唯一的布農族聚落,屬於布農族五大社群(巒社群、卡社群、丹社群、卓社群、郡社群)中之丹社群。[1]馬遠村則又可再細分為馬遠部落、大馬遠部落與東光部落等三區。

 

一、族群遷徙

馬遠村布農部落丹社群遷移的歷程,可從日本統治台灣時期(西元1895~1945年)強制部落族人往東部遷移,西元1914年族人第一次遷移從丹大山tongqulan發源地橫跨中央山脈,經過3天2夜的徒步關門古道[2],抵達dastalan(富源蝴蝶谷山下),形成馬遠社。而馬遠部落經歷過兩次的遷移過程,第一次遷移到萬榮鄉的布農族丹社群在日本政府方便管理制整合下,分為5大區域,包括1. Lin mu du,2. Kai du pul,3.mak lahn,4. Li liak,5.na lun。早期族人依年齡層分派工作,國小學生搬運石頭,大人到富源溪人工採集搬運碎石及細砂,依日本人指示在這舊學校這地方建駐在所、衛生室、學校、司令台、公共農用造場等建築物,好管理族人及提供部落族人讀書,族人亦稱第一次遷徙的部落地點為舊學校。從舊學校現場所留存的建築物部分可知,其建照年期為昭和12年10月24日,換算年期為西元1937年(民國26年),至今已有78年之久。西元1946年日本戰敗後,國民政府執政下,民國54-55年部落第二次遷移到現在馬遠部落(1~4鄰)、大馬遠(5~8鄰)、東光(8~9鄰)三大區。

二、社會結構

布農族是父系社會,以氏族組織為基本構成單位,其基本性質為父系繼嗣、父長制、父系繼承、從父居制、大家族制。一個家庭由長男承家,長男死時則由次男繼承,家長之職至死始除,並不因老邁疾病而退休。以此類推,氏族中,通常有二個以上的家庭成員同住一個屋簷,共享共生。父系承繼父長制,氏族組織有三世代以上的親屬,由三十或四十人以上組成,同住於一個大家屋。各氏族與本氏族均保有密切關係,所謂的長者(lalavian跟隨之意)是在大家族中保有權勢與智慧的耆老稱之為氏族的族長。而完整的布農族部落裡,需要有三位領導人物,分別為-祭祀長-主持農事、生活事物、祭儀等,具有意象解讀的能力,如日月天象、氣候,並維持社會秩序與協調糾紛;射耳祭主持者-通常是部落當年狩獵最豐的族人,多數的耆老中,由其中一位固定擔任,其餘為協助角色;政治領袖-負責爭戰和獵首。是勇士,也是對外作戰的指揮者(組長)。

三、節慶祭儀

布農族傳統祭典,可歸納為三種形式,生命禮俗為人與人之間和生命相關之祭典或儀式,如:出生、喪禮、結婚、回娘家、嬰兒祭、成長禮、喪禮等等;歲時祭儀為一年四季與生活事務等團體行動的祭典儀式,如務農與狩獵有關之祭典,如:播種祭、射耳祭、小米進倉祭等;臨時祭儀為時需要而舉行的祭典,如:出草祭、狩獵祭等,而布農族的祭儀辦理時間是依據祖先觀測月亮一年四季1至12月的月圓大小、明亮、上下弦月的變化等月相所訂定下來的。

  

 

四、飲食文化

布農族生產方式早期是以山田粟作及狩獵為主,家畜飼養居次。日常生活的飲食以地瓜、芋頭、小米、粟為主食,其它如樹豆、豆類、稻米、野菜、山豬、山產野味。小米、粟、玉米通常磨成粉狀,出遠門或狩獵、務農時攜帶輕便和烹煮。平日生活只吃澱粉類,慶典時才會食用肉類。

五、衣飾文化

布農族人製作衣服的材料早期都是來自於大自然,通常利用獸皮、麻線、棉線與毛線做為衣服的材料,而獸皮與麻線是最傳統的材質,棉線與毛線都是後來與外界接觸後交易而來的。男子服飾方面是以白色為底,可在背後織上美麗花紋,長及臀部的無袖外敞衣,搭配胸衣及遮陰布,主要在祭典時穿著;另一種是以黑、藍色為底的長袖上衣,搭配黑色短裙。頭飾部分男女有別,只有祭司、巫師才能配戴嵌有豬獠牙的頭飾。女子服飾是以漢式的形式為主,藍、黑色為主色,在胸前斜織色鮮圖豔的織紋,裙子亦以藍、黑色為主。

 

六、住屋建築

布農族家屋以岩石板作為建屋的主要材料,其他建築材料包括木材、茅草、竹子、藤等等製作複合式居所。建築物平面形式基本上多為長方形,長向因平面呈對稱,所以可以依各家需求訂面寬,以應合全家族人數的多寡,包括穀倉長度及睡床的數目。家屋可供多戶(40-60人不等)居住,室內房屋配置為穀倉、睡鋪、廚房(煙燻台)物品等等。傳統式住屋很少有窗戶,建築物低矮和封閉,主要功能在防敵人和防強風避雨,對角牆面高處設有兩孔,作為觀察、防敵和排煙使用。惟家屋建築形式靈活,會配合在地素材而構築,如第一種以堆砌成牆、屋頂、室內鋪成,室內樑柱使用木材;第二種以岩石板鋪地、茅草屋頂,木板為牆。家屋室內及庭院之地坪多有比地坪低下的習慣,其後屋簷、前院院牆上部與地面齊平,主要為防禦考量,另外也有省石板材,減少營造人力等考慮因素。

七、工藝技能

布農族的工藝技術最主要的有削木、籐竹編籃、結網、織麻、揉皮等,男子上山捕獵後,會將大型的獵物,如鹿、山羌、山羊皮等之皮剝除、洗淨後進行一系列的柔皮工作,讓皮革後續可以繼續製成衣物或生活用品等;女子則擅長紡織及編織,生活中的器具都可以利用竹子或是蔓藤來編織成竹籃、背帶、背籃、樹繩、竹具、菸斗等等。另外,布農族也有發展出遊戲讓族人在閒暇時可以玩,並促進感情,遊戲分為兩種,一種是男人專屬的射樹皮球,利用樹種(qulna)做成排球大小的樹皮球(tabu),遊戲地點選擇斜坡角度的山坡地,讓樹皮球在斜坡上滾動再用弓箭射之;婦女玩的則是拋樹皮球,利用樹皮(qulna)做成手掌心大小的樹皮球(tabuil),女人左右手同時拋接交替兩個樹皮球(tabuil)。

 

 

八、音樂舞蹈

布農族重視祭儀生活,祭儀音樂種類特別豐富,都與農事祭儀、狩獵慣習、生命禮俗結合在一起。例如「祈禱小米豐收歌」、「播種之歌」、「收獲之歌」、「獵前祭歌」、「打耳祭歌」、「獵獲凱旋歌」、「作戰凱旋歌」、「驅邪歌」、「新年之歌」等。而使用的傳統樂器有杵音、口簧琴及弓琴,其中杵音是布農族特有的木質樂器,通常是由8支以上不同長短組合的木杵,分成主音旋律和兩個副音旋律,交替敲擊在石板上,音韻呈現不同層次的音階,高、低、中徘徊環繞優美的旋律;布農族的口簧琴則是屬於單簧竹臺金屬簧的拉繩口簧,以剖半的竹子為琴身,內部以銅或竹為口簧片,口簧片的數目由一到七不等;弓琴是族人自娛的樂器,單弦單弓製,以細鋼絲為弦,竹子為弓,功能和口簧琴有異曲同工之妙。

 

 


[1] 布農族又可分為六個群,分別是卓社群、郡社群、卡社群、丹社群、巒社群以及已被同化的蘭社群。

[2] 關門古道:起點從南投縣集集鎮集集市街花蓮縣瑞穗鄉(水尾),是清朝所開闢的最後一條橫貫中央山脈的古道,主要因古道橫越過中央山脈之關門山山頂而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