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部落文化 › 賽德克族

賽德克族

賽德克族係指今依然居住於祖居地南投以及已移居花蓮、宜蘭境內的賽德克族人,因他們自稱Seejiq ∕ Sediq ∕ Seediq,國內的學者專家即音譯成「賽德克」做為他們的族群識別名稱。

賽德克族乃源於本族語言Seediq之譯音,意為『人』,賽德克族於2006年4月7日派員親赴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呈送「正名陳情書」和「族人連署名冊」,呈請核定為「賽德克族Seediq Bale / Sediq Balay / Seejiq Balay」之後,在族人努力和學術界、宗教界以及關懷人士的鼎力相助之下,於2008年4月23日獲行政院頒布正名為「賽德克族」,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的第十四族。賽德克族是由德奇塔雅群(Seediq Tgdaya)、都澤群(Tseuliq Teuda)、太魯閣群(Tseuliq Truku)等三語群的族人所組成,主要分布在本島中部、東部及宜蘭山區,包括祖居地南投縣的仁愛鄉,移居地花蓮縣秀林鄉、卓溪鄉、萬榮鄉以及宜蘭縣大同鄉與南澳鄉。賽德克亞族由於早期東遷的緣故,因而又以中央山脈為界,再分為東賽德克群、西賽德克群。

一、族群遷徙

賽德克族集中分布在南投縣仁愛鄉,以濁水溪上游一帶為腹地並建立7個村12部落。據說四、五百年以前,賽德克族就已經在濁水溪及其支流建立許多群落;因為部落分散,交通不便,各社群社會封閉,所以形成各部落的文化習俗,並且發展獨特的語言。而由於語言的差異,西賽德克族就分出三種語系,而且以濁水溪及其支流建立很多群落[1]

1.Truku太魯閣群

據說四、五百年以前,太魯閣 (Truku)群賽德克族人以濁水溪Truku灣地帶建立數個部落,因族人日漸增加使居住地的土地、獵場無法容納它們,故一部份族人越過奇萊北峰,遷徙至今花蓮縣境,形成東賽德克族,目前東部的Truku太魯閣群賽德克族人自稱「太魯閣人」。留在原居住地的族人在濁水溪畔最上源形成部落,於清朝末年建立五個部落,即sadu沙都、blayaw布拉搖、busicka布西資卡、busidaya布西塔雅、tluwan德魯灣。

2.Teuda道澤群

Teuda道澤群的賽德克族人,日人稱「道澤」或「韜侘」群,清代舊志稱「斗截」。居住地位於Tgdaya德奇塔雅群東北方,Truku太魯閣群西南方,即現今松崗底下濁水溪最大的河谷山台地上。據瓦歷斯、搭那赫說:相傳很久以前,Teuda道澤群的賽德克族人即於現族人居住地建立數個部落。因族人日漸增加使居住地的土地、獵場無法容納它們,故一部份族人越過能高山,遷徙至今花蓮縣境,形成Teuda道澤群的賽德克族人,即現今的卓溪鄉立山村山里部落。留在原居住地的族人在濁水溪畔形成部落,於清朝末年建立八個部落。一為路固達亞(Lukudaya)群部落:有pexela畢黑拉社、homelesik後米里西社、qlapaw喀拉胞社、Lukudaya 路固達亞社。二為Toda多達群部落:為rucaw路朝社、Tnpalax巴拉赫社、 Aiyu愛油社、PngPung本布恩社。

1930年霧社事件後,西Teuda道澤群的賽德克族人八個部落,有超半數被日人強迫遷徙至Tgdaya德奇塔雅群的Hogo呼古社舊址,現在即仁愛鄉春陽村。而Luku-daya路固達亞群四個部落也遷徙至較平坦之Lukudaya 路固達亞社。Toda都達群四個部落未遷徙的族人仍居住在原來社址,即仁愛鄉精英村平靜社區。

3.Tgdaya德奇塔雅群

Tgdaya德奇塔雅群的賽德克族人居住地位於都達群的賽德克族人之西南方霧社附近,日人稱「霧社群」;Teuda道澤群(Teuda)及太魯閣群(Truku)稱之為Tgdaya德奇塔雅;花蓮縣的賽德克族人稱之為plibaw玻利胞。主要居住於眉溪上源、濁水溪上游及馬赫坡溪等河谷台地。清朝末年葉建立十二個部落,有Buwalng布瓦侖社、Mhbu馬赫布、Suku蘇谷、Dlodux德勒都夫、Palan巴蘭、Hogo呼古、Tongan東眼、Sibaw西寶、Katusuku卡都蘇谷、Tnkana等卡那。

德奇塔雅群在1930年霧社事件(民國19年)前是賽德克族勢力最大的族群。事件翌年後7個參與抗日之部落未戰亡族人,被強制遷移至北港溪中游河岸台地,日人稱之為川中島社,現為仁愛鄉互助村清流社區。

二、社會結構

賽德克族可分成下列幾個團體:1.部落組織 2.祭祀團體 3.共負罪責團體 4.狩獵團體,這四個團體的成員有互相重疊的特質,在不同部落,祭祀團體可能大於狩獵團體,其他的部落可能狩獵團體大於任何一個團體。狩獵集團以及祭祀集團同樣也是賽德克族重要的功能團體,狩獵團體主要是狩獵不是個人的行動,是集體的行動,可以達到分工、共享、共食的功能,在戰事發生的時候,也數個狩團連盟共同採取行動。祭祀團體主要是以共同祭祀對象為組合,以奉行組訓規範而立,執行祭祀活動,同時具有部落調解糾紛的角色,是部落中具有仲裁力的團體。

賽德克族形成民族宗教信仰—Utux,由Utux的概念中延伸出gaya/waya的生活規範與律法,以及其文化、政治、教育等系統。賽德克族是一個崇信祖靈的民族,遵守Gaya。部落組織主要以血緣關係,也就是以宗親關係形成一個基本的單位,在此社會組織內,內部以共享、共同祭祀、共同狩獵等等的功能,也必須要保護這一團體不被其他部落侵擾,必要時在相同地域環境內的團體會形成一個攻守聯盟,共同抵禦更外圍的敵人,此時就是共推一個大頭目,代表這區所有的部落,是權力的代表,也是發號施令的人。

紋面文化是賽德克族人成年與族群的標記,除了美觀、避邪以外,也代表了女子的善於織布、男子的勇武,也是死後認祖歸宗的標誌。男子必須須成獵取敵首凱旋歸來始可紋面,表示已具有捍衛社稷的能力;女子則要具有純熟的織布能力才能獲得紋面的資格。

三、節慶祭儀

賽德克族主要的傳統祭儀有播種祭、收穫祭、祈雨祭、狩獵祭、捕魚祭及獵首祭等,各祭祀團體各自獨立各司其職,祭祀團體的主祭司皆頗受族人的敬重,其社會地位不亞於部落領導人(俗稱頭目)。播種祭與收穫祭是賽德克族的重點祭儀,兩祭儀的主祭司都採世襲制,傳男不傳女,承繼者的順位依家中男子之排序而定。賽德克族的主要作物中,播種祭與收穫祭的祭祀活動僅及於小米(macu)及黍米(baso),其他作物不需透過播種祭與收穫祭的祭祀儀式,2祭儀同屬賽德克族農獵時代的重大祭典,是同一區域內賽德克全體族人都要參與的祭祀活動。

四、飲食文化

賽德克族農獵時代係以甘藷、芋頭、小米及黍(baso)為主食,直至近代才有旱稻(陸稻)的傳入,其中小米及黍是採燒墾游耕的輪耕方式播種。而副食有南瓜、佛手瓜、玉米、豆類及野菜等,煮熟後撒鹽食用,而豆類中以樹豆最受賽德克族人喜愛。肉類大都利用農閒期間進行狩獵所得,小型獵物如大田鼠、松鼠及飛鼠,中、大型獵物如山羌、野豬、台灣水鹿;家中飼養的豬仔,僅於慶典、結婚宴客時才會與部落的族人一起宰殺分享。另外,因傳統上賽德克族是徒手用食的,不論是慣用左手或右手,以中、食指用食最為常見,這是以食用稀飯之情況而言,吃乾飯及用菜時則雙手並用,故賽德克族人不使用筷子用餐。

五、衣飾文化

賽德克族的服飾與泰雅族類似,基本的服飾包括上衣、腰裙胸兜、披風、頭飾、冠帽以及首飾等等。依屬賽德克族Tgdaya德奇塔雅群的Temi Nawi曾瑞琳老師之探究指出,賽德克族的傳統織布紋路可分為五種,有平織紋 Tinun Bale、斜織紋 Cnuru、菱形紋 Pacang Doriq、花織 Gnsunguc及浮織或稱米粒織 Miri等。其中平織紋屬最簡單的織布法,因其織法較簡單,賽德克族的女性也就容易上手,又由該織法所織出的布疋可製成多樣性的製品,所以平織紋的織法是賽德克族最普遍的織布方法。

六、住屋建築

賽德克族的傳統建築主要有部落家屋建築、穀倉、望樓、部落入口處由原木所建造的門牆以及耕作地住屋建築等,其他如集薪茅屋、牛舍、豬舍及雞舍都是後來的建築物。賽德克族的傳統住屋建築有兩種型式,其一為半穴式的木造住屋,其二為一般以竹柱建造的竹屋,前者應屬賽德克族傳統住屋的原型,後者是為因應遷徙之便而發展的便利型住屋。

七、工藝技能

傳統的男性編藝是以編織生活用具為主,如編織女性用背籃bruru、男性用網袋tokan、置衣物用的衣籃、魚網、魚籠kobu、魚蔞及圓箕btuku等。編織材料以台灣黃藤、竹皮及蔴線為主,依生活用具之所需進行籐編、竹編、繩編。女性傳統的織布技藝則以織布為主,織布用的線材,主要是得自苧蔴纖維的蔴絲,經繁瑣費時的製程後始能織造出各色交織的布匹,再以布匹為素材製作衣服、衣飾及縫製被褥。農獵時期因受限於天然的織染原料,賽德克族最常見的織物顏色有綠、紅、黃、黑、白色等。

八、音樂舞蹈

在傳統躍起上,主要有口簧琴、縱笛及木琴等三種樂器。口簧琴主要由竹子以及銅片組成,利用一條繩子的拉動以發出聲音,而且銅片越多,吹奏的技巧就要越高。賽德克族歌謠可分為以下幾種,一為自古流傳的《古謠》,二為當下流行的《俗歌》以及見景即隨意吟上的《歌謠》等。「賽德克族」歌曲的另一個特色是以輪唱法為樂,這是賽德克族音樂的特質。

 


[1] 資料來源:臺灣原住民族資訊資源網/認識原住民族/賽德克族